美丽的秘书
时间:2019-12-04

来公司上班已经一个多了,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陈静已经完全适应了作为秘书的所要负责的工作,并且完成的很不错。
自然,在秘书的本职工作之外,陈静也尽力地为自己老板服务着。不仅在工作对老板进行协助,在生活上也对老板进行无微不至的关心,每当老板有了对性的需要,陈静都会立即献上自己美丽的身体。
陈静早已经搬进了杨诚给她安排的那个房子里,自然,也是为了更方便得工作和生活嘛!
在这一个月里,在公司的办公室和那座房子里面,处处都留下了欢爱的印记,陈静已记不清自己与杨诚进行了多少次激烈的性爱。
如果说最开始的时候,陈静还在心理上有很大的包袱的话,现在的陈静已经完全放开了,并沉溺其中。
她享受阴茎插入自己体内的那种充实,享受阴茎运动中带来的如潮的快感,高潮的刺激更是让自己欲罢不能。
对于性爱,陈静从最开始的懵懂无知,只会被动地去接受,到现在已经学会了很多的技巧,她知道怎样在挑逗、取悦男人的同时,让自己从中获取更大的快乐。这些都是从前的她所从未知道,甚至是从未敢想象的事情。
如今,面对男人的阴茎,陈静已经可以从容地叉开自己的双腿,或翘起自己的屁股,坦然迎接男人的插入,迎合男人抽送的节奏去扭动自己的身体,让性爱的过程更加和谐,男女双方都能从中获得更大的快乐。
陈静越来越喜欢这种感觉,性爱的滋味让她迷醉……经过了性爱的洗礼与男人精液的滋润,刚刚从校园里走出来的陈静身上的书卷气也是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丝丝妩媚,年轻的身体青春的气息加上少妇成熟的风韵,更让陈静成为一个勾起男人欲望的尤物。
扭过头去看看时间,下午5点半了,马上就要下班了,拿起一边的日程安排看一下,陈静敲门进了里间的办公室。
看着扭动着腰肢风姿绰约地走进来的陈静,杨诚轻轻地笑了,他对这一任的秘书很是满意,无论在工作上还是生活上,尤其是在陈静褪去最初的青涩,在性爱中所展现出来的动人的风情,让杨诚更加相信这个女人是一个难得的尤物。
「什么事?」等到陈静走到自己身前站定,杨诚一边出声问道,一边却熟练地把手从陈静裙子底下钻进去,在陈静圆滚滚的小屁股上轻轻抚摸起来。
陈静神色不变,打开手中的文件夹,出声说道:「老板,你今天晚上约了友谊医院的周副院长吃饭,酒店已经定好了!」话一说完,陈静忽然感到在自己屁股上作怪的大手忽然停了下来,然后杨诚居然把手从自己裙子里面收了回去。
陈静有些奇怪,因为一向都是杨诚一旦来了兴致,接下来就该是让自己口交,然后提枪上马,与自己纵情云雨一番了。
杨诚在椅子上稍稍坐正,开口说道:「小陈啊,今天晚上的应酬你和我一起去!」「哦,好的!」陈静口里答应,之前杨诚出去应酬也都带着她作陪,活跃酒桌上的气氛。
「小陈啊,今天晚上的应酬很重要,之前我们公司的业务一直都没能进入友谊医院,这一次是一个好机会。」杨诚看着陈静,有些一本正经地说道:「这个周副院长负责医院的采购,假如能从他这里打开突破口,我们在友谊医院也就打开了局面,这对公司的发展至关重要啊!」陈静心中有些疑惑,不知道杨诚为什么对自己说这些。
她也知道公司的业务主要是两方面,一个是各大药店分销,一个就是给各个医院供货了。
若论销量,前者居多,但要说利润,前者却是远远不如了。
但是,给医院供货却不是那么容易,没有关系是很难进去的,即便进去了医院的上下方方面面也要照顾到,回扣自然也是不能少的,但是高额的利润足以把这些都略去了,能多一家医院供货,对公司的好处不言而喻。
耳边继续传来杨诚的声音:「因此,今天晚上,你一定要把周院长陪好了,知道吗?」陈静觉得杨诚的语气有些奇怪,但还是开口回答道:「是,我知道了!」杨诚语气愈发奇怪:「听说那个周院长是个色鬼,小陈,你明白吗?!」陈静身体猛的颤抖了下,睁大眼睛瞪住杨诚。已经如此明显的暗示她自然是明白了,但是她仍旧不敢相信杨诚口中说出的话。
陈静紧紧盯着杨诚,希望杨诚来告诉她自己听到的话不是真的,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最终没有说出口。
杨诚也在观察着陈静的神情,看到陈静没有第一时间回绝不由心中松了一口气,既然这样那就是有的商量,心里虽然对这么快就把这个极品的尤物送到别的男人的怀抱中有些不舍,但是女人嘛,谈钱可以,谈感情却是万万不能的,那只会给自己惹一堆麻烦。有钱什么样的女人得不到,所以说,还是钱这东西最实在啊!
杨诚看得出陈静的犹豫,觉得还要再加一把火:「小陈,你放心,你为了公司作出牺牲,公司不会忘了你的。这样吧,这单合同拿下来,估计不会下200万,到时给你提5%!」杨诚开出了条件,反正这一次主要还是要打通关系,少赚一些也没什么。
陈静心中本来就有些犹豫,她觉得自己对杨诚没有多少回绝的余地,又听到杨诚开出的条件,那岂不是事成自己能得10万,心中有些动心,何况自己现在已经这样了,再多陪一个男人上床也没什么。
在心中权衡了下,陈静终于对着杨诚点了点头。
杨诚满意地笑了,伸手拍了拍陈静的肩膀说道:「小陈,这就对了,钱是个好东西,和什么过不去也不能和钱过不去啊!」陈静听他如此直接把这事和钱放一起说,虽然这是事实,可还是有些尴尬,这让她觉得自己像个妓女,都是为了钱在出卖自己的肉体。
看看时间,杨诚起身说道:「走,我们先去!」杨诚开车带着陈静来到酒店,坐在预订的包厢里,等着客人的到来。
陈静有些忐忑地坐着,虽然已经答应了,而且也有了心理准备,可事到临头仍免不了紧张。
「梆~梆~梆~」包厢的门被敲响了。
「来了!」杨诚起身往门口走去,陈静连忙跟上。
「别紧张,等会放开些!」杨诚边走边扭头对陈静嘱咐到。
包厢的门被打开,陈静心里有些失望,外面站着的男人得有将近五十岁,身量不高,挺着高高的小肚子,胖胖的圆脸,五官看起来倒是和气,可脑门上一片光亮,已是谢了半边顶。
「周院长,欢迎赏光!来来,进来坐!」杨诚一打开门就热情的招呼。
门外的周院长在门一打开就把双眼紧紧盯在了陈静身上,上下打量着,听了杨诚说话也是嘴里招呼一声,仍旧盯着陈静问道:「这位是?」「哦,这是我的秘书小陈。」杨诚一边介绍,扭头又对陈静说道:「小陈,快见过周院长!」「周院长好!」陈静微微躬身,把手伸了出去。
「哦哦!小陈啊,你好你好!」周院长一把就把陈静白嫩的小手抓在了手里。
陈静觉得男人的大手把自己的小手紧紧抓住,那大手还不停在自己手背摩挲着,抽了抽却没抽回来。
过了好一会,周院长才恋恋不舍地松开陈静的小手,三人进去在桌边坐下。
两个男人把陈静夹在中间坐下,周院长看着陈静坐下时,屁股翘起的优美的曲线,以及从领口处看到的那一道深深的乳沟,心中不禁直痒痒。
招呼服务员把菜上齐,三人先喝了一杯。
看着周院长不断瞥向陈静的眼神,杨诚心中得意得笑了。
起身又敬了周院长一杯,杨诚开口说道:「周院长,你们医院马上的那个药品招标,我们公司很有意向,不知道周院长能不能帮帮忙呢?」周院长把目光收回,开口说道:「杨总啊,药品招标是医院里的大事,我一个人说了可不算啊!」「周院长说笑了,谁不知道这件事最后还不是要您来拍板。」杨诚对周院长的回答毫不在意,继续说道:「假如周院长愿意帮忙,好处包您满意!」「哦?!」周院长眉毛挑了挑,「那把你们公司的药品报价拿来看下!」陈静连忙从包里把报价单拿出来递过去,周院长拿过来扫了几眼就把它丢在一边:「杨总,你们的报价可都太高了,这可说不过去啊!」杨诚笑了笑,反问道:「药价的高低并不重要,不是吗?!」接下来二人就对药品的回扣问题讨价还价起来,杨诚对这次的生意志在必得,因此在回扣的问题上也是下了血本,看得出最后周院长最后很是满意。
周院长笑咪咪地把药品报价单和合同样本收进自己公文包里,说道:「这次的药品招标需要领导班子集体决定,因此,贵公司是否能够最终中标还要等回去讨论后才能决定。当然,我个人对于你们公司中标完全没有意见!」杨诚听了心中有些激动,知道这件事情已经八九不离十了,笑着说道:「如此,就有劳周院长了!」「周院长为了我们公司多有劳累,不如今晚就让小陈好好陪陪您吧!」杨诚在「好好」两个字上咬重声音说道。
「当真?!」周院长果然心神领会,听了两眼直放光,看到杨诚肯定地点点头,再扭头看陈静低着头不说话,知道她也是同意的,不由心中兴奋异常。
周院长不由得把桌子下的手摸索着向陈静的裙子里伸去,陈静感到一只大手钻进自己裙子里,在自己大腿裹着丝袜的光滑的大腿上来回抚摸着,又顺着大腿内侧,越过丝袜的蕾丝花边直往那两腿之间的秘密花园袭去,陈静不由得一下子夹紧了双腿,尽管心中有些不情愿,可也只能暗自承受。
生意谈完,接下来自然就是觥筹交错,热闹地喝起酒来,陈静忍受着不断在自己下身骚扰的大手,想着一会就要被身旁的这个老男人压在身下,承受他肆意地奸淫,心中有些堵得慌,因此,对于递过来的酒杯来者不拒,想着喝醉了等会不会太难受。
一顿饭吃得宾主尽欢,陈静到最后喝的也是摇摇欲坠,杨诚最后和周院长碰了一杯,掏出房卡递给周院长,开口说道:「我看小陈喝得有些醉了,不如就由周院长扶她去房间休息一下。」周院长接过房卡,不由有些心花怒放,开口对杨诚说道:「老杨,你这人很不错,你这个朋友我交了!」二人对视一眼,哈哈笑了起来。
周院长扶起有些醉醺醺的陈静,起身向外走去。
杨诚今晚把生意谈成,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感到精神有些疲惫,就靠坐在椅子上休息起来。
周院长搀着陈静进了酒店的房间,把陈静放倒在卧房的大床上,看着躺在床上的美人凸凹有致的娇躯,醉眼朦胧的媚态,周院长心中一片火热。
周院长爬上床,把美人抱在怀里,就要去吻美人鲜红的小嘴。
陈静虽然显得醉醺醺的,可是意识还清醒得很,感到男人那张胖乎乎的圆脸张着大嘴往自己这边凑过来,心里不禁有些恶心,借着酒劲就把头扭到一边。
没能吻到美人的小嘴,周院长也不生气,伸手就攀上美人胸前的高耸,隔着衣服抓了几把,美人乳房的尺寸和弹性让他有些激动。
周院长伸出微微有些颤抖的双手去解美人的上衣,上衣被解开,露出美人雪白的肌肤,和紧紧包裹着丰满乳房的性感的黑色乳罩。
周院长一把就把那性感的乳罩推了上去,将压迫在乳罩下的乳房解放出来。
看着美人胸前那一对雪白丰满的乳房,即便是躺着仍旧是那么坚挺,高耸的峰顶俏立的那一对粉红色的小樱桃,周院长低下头去,在那诱人的乳峰上亲吻起来,时不时挑逗下那颗小樱桃,一只手也攀上另一只乳房,握在手里把玩起来。
陈静的呼吸逐渐变得粗重起来,虽然她有些讨厌这个男人,可敏感的身体却对受到的刺激毫无抵抗能力,她感到自己的乳头已经勃起,下身也分泌出渴望的爱液,她不由得轻轻扭动着自己的身体。
感受着身下美人的反应,周院长也是再也忍耐不住,起身去脱陈静的衣服,连拉带拽地把陈静的裙子脱下,一边拽去那黑色的性感小内裤,把陈静脱得小白羊一般,浑身只剩下黑色的丝袜和暗红色的高跟鞋。
周院长也是三下五除二把自己的衣服脱去,挺着勃起的阴茎,托着陈静双腿腿弯,让那双裹着丝袜的美腿在折成一个大大的M,把美丽的阴户暴露了出来。
陈静睁开眼睛,向身下偷看了一眼,看见男人挺立的阴茎尺寸倒是还不小,又眯上眼睛装起醉来……周院长打量了一下陈静美丽的阴户,黑黑的森林,粉红的阴唇,以及之间那一条若隐若现的迷人的肉缝,中间还挂着一点晶莹,那是美人分泌的爱液。
周院长再也忍受不住,用手扶住阴茎顶到阴门处,屁股一挺,阴茎就顶开粉红的阴唇,插了进去。
「嗯~」感到下身阴茎的侵入,阴道一点点的被充实,陈静不由得发出一声呻吟。可不知道为什么,陈静总觉得下身插入的那根阴茎硬度不够,有些软绵绵的,或许上了年纪都这样,陈静心中如是想到。
「真紧呐!」刚一插入,周院长就感受到了陈静的阴道如同处女般的紧窄,等到完全插入,娇嫩的阴道又把阴茎给紧紧地箍住,夹得阴茎好不舒服。
周院长不由得深吸一口气,过了一会才在陈静娇嫩的阴道中抽送起来。
「嗯……嗯嗯……」陈静有些醉意朦胧地呻吟着。
周院长慢慢地加快了抽送的速度,感觉陈静娇嫩的阴道更加湿润,好像把阴茎给泡在水里面一样,暖暖的,好不舒服,抽送起来却更加顺畅。
陈静叉开的双腿也高高地翘了起来,裹着黑色丝袜的小腿,以及穿着暗红色高跟鞋的小脚也随着抽送而在半空中来回摇晃。
周院长也已经有些气喘嘘嘘,出了一头的汗,毕竟上了年纪,精力不能和年轻的时候相比。
又抽送了一会,感觉阴茎被陈静的阴道紧紧地裹着,那娇嫩的阴道随着抽送有规律的不断蠕动,让周院长不禁有了射精的欲望。
周院长感觉把抽送的速度降了下来,这才玩了多大一会,现在就射了岂不是太不甘心了。
周院长把陈静的一条美腿扛到肩上,伸手在那裹着黑色丝袜的光洁的大腿上来回抚摸着,另一只手抓住陈静一只丰满的乳房放在手中把玩着,总算把射精的欲望给压了下来。
陈静感到身体里的阴茎抽送速度降了下来,心中不由得一阵空虚,周院长的手又在自己身上乱摸,心中更是不满,却没有办法说出来。
过了好一会,周院长总算恢复了体力,把阴茎从陈静阴道里退了出来,把头凑到陈静耳边说道:「美人,我们换个姿势怎么样?」陈静没搭理他,只是任由他把自己的身体拉到床边,摆成小狗的模样跪趴在床上。周院长在床边站定,手扶着阴茎在阴道口点了点又是插了进来。
陈静在阴茎插进来的时候习惯性地翘了翘屁股,以方便阴茎的插入。
在身后的男人挺动屁股抽送起来后,陈静也是前后挺动起屁股,与男人配合着一起完成交合的动作。没办法,谁让身后的男人如此不济,不能给自己带来满意的快感呢?!
酒店卧房宽大的床上,赤裸的美人像只小狗一样跪趴床上,靠着床的边沿,高高地翘起着圆滚滚的屁股,屁股中间插着一条男人的阴茎,身后的男人紧紧抓着美人挺翘的臀瓣,前后挺动屁股在美人娇嫩的阴道抽送着。美人也随着男人的动作扭动着身体,迎合着男人的抽送,身下胸膛上吊着的一对丰满的乳房也随之轻轻来回摇晃着,好像一对白色的灯笼随风摇曳。美人修长的脖颈挺直,小脑袋高高地仰起,眯着的双眼醉意朦胧,小嘴微张,轻轻呻吟着。
房间里,酒精的味道、女人的体香以及爱液的味道弥散,交合的水渍声、皮肤的撞击声以及女人销魂的呻吟声回荡着。
感受到美人的配合,周院长不由得心花怒放,把着陈静的屁股更加卖力地抽送起来。
「嗯……啊……啊啊……」下身的刺激传来,陈静开始渐入佳境,轻轻地哼叫着。
忽然,陈静感觉到阴道里的阴茎跳动几下,「不要啊!」陈静心里狂叫着,可是,阴道里的阴茎却是明显没有听到,「噗~噗~」地将一股股精液射入陈静阴道深处。
陈静感觉到射了精的阴茎慢慢变软滑出了阴道,不由得感到一阵空虚,连带着整个心中都空落落的,万分的失落。
周院长搂着陈静躺倒在床上,不停地喘着粗气。
搂着美人赤裸的娇躯,周院长感到十分的满足,伸手在美人胸前高耸的乳房把玩着,一边慢慢恢复着自己的体力。
陈静只觉得自己心中的熊熊烈火在燃烧着,有欲火,也有怒火,在自己乳房上不停揉捏的大手更加让她怒火中烧,可是却无从发泄,只能极力忍耐,自己生着闷气。
过了好大一会,周院长终于从气喘吁吁中平复下来。狠狠地在陈静乳房上掏了两把,周院长恋恋不舍地从床上爬了起来,虽然他很想抱着美人的娇躯好好地睡一觉,但是想想家里的母老虎,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周院长起身穿好衣服,看着床上美人赤裸的娇躯,不禁有些唏嘘,到底是老了啊,才这么一次就硬不起来了,想当初……伸手在陈静挺翘的屁股上拍了拍,周院长对卧在床上的陈静说道:「小陈啊,我先走了。回头告诉你们杨总,说合同的事我不会忘的!」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听到房门打开又关上以及周院长逐渐远去的脚步声,陈静一骨碌翻身就从床上起来,奔进了浴室里。
打开水龙头,温热的水流从头顶落下来,冲刷着赤裸的身体。
陈静疯狂地在自己的身体上揉搓着,想起刚才那个老男人肥胖的身体压在自己身上,最后却又弄得自己不上不下,陈静心里就一阵恶心。
陈静昂起头,眼中涌出的泪水伴着水流流了下去……杨诚一觉睡醒,看看时间,觉得差不多了,起身走出包厢来到房间里面。
周院长果然已经走了,听着浴室里传来的「哗~哗~」的水声,可以想象里面美人沐浴的情景;再看看床上的一片狼藉,可以想象刚刚在其上的一番大战,空气中还残留着欢爱的气息。
杨诚自失地摇摇头,可惜今天太累了,不然自己早就冲进浴室里,把自己美丽的小秘书狠狠地肏干一番了……「哗~哗~」的水流声终于停止,浴室的门被打开,陈静赤裸着身体迈着优雅的步子走出来,看到杨诚在,却也不奇怪,径自走到床边穿起衣服来。
看着美人一步步地套上内裤,穿上丝袜,戴上乳罩,最后穿起套装和鞋子,杨诚一直饶有兴致地再一边看着,脱女人衣服多了,偶尔看看美人穿衣的美态,别有一番风味……杨诚起身走过去揽住陈静的小蛮腰,看着陈静脸色有些难看,开口说道:
「怎么了,身体不舒服?」杨诚哪里知道自己的小秘书是心里不舒服加欲求不满,陈静自然不会对他实话实说,只是扭头对他勉强笑了笑:「恩,酒喝多了,有些头晕。」「那我送你回去!」说着揽着陈静的腰向外走去。
陈静心中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这一天终于过去了……